十月微凉,一雨成秋。

  东海,西山陵园。

  一袭黑衣的萧青帝撑着一把伞,挡住淅淅雨水,静静看着墓碑,心若寒冰。

  一袭黑色的风衣过膝,身形巍峨,五官宛若刀削斧凿,剑眉星目,本是绝世美男子的他,目光触及墓碑上贴着的照片上的一对中年男女时,却面色狰狞,带着痛苦之色。

  “爸,妈,我回来了!”

  他的声音颤抖,逐渐闭上了眼睛。

  “走,走啊…离开东海,永远也不要回来。”

  “青帝我儿,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哥,我怕…哥…”

  当年的场景再度浮现,父亲悲愤的大吼,母亲含着泪不舍的样子,还有年仅十二岁的小妹那恐惧的眼神仿佛就在眼前。

  八年前,萧氏集团遭遇最大危机,外有强敌逼迫,几大不弱于萧氏集团的公司联合对付萧氏集团,内有萧氏集团的股东的背叛,一夜之间,东海市能排在前十的萧氏集团覆灭。

  当时,年仅十六岁的萧青帝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接到了自己父母的电话,让他远离东海,旋即,就得到了自己的父母从集团大楼跳下惨死当场的消息,他唯一的妹妹更是就此失踪不见。

  家庭覆灭,父母惨死,妹妹失踪...而后,杀手的追杀,这一切的情景历历在目。

  “当年若非我跳海求生,恐怕也无法活下去吧。”

  萧青帝睁开眼睛,眼中带着冷厉之色。

  他低声自语着,“八年前,我狼狈跳海,九死一生;八年后,我回来了,整个东海,当为我所颤抖。”

  声音不大,却充满了肃杀。

  周围,冷风吹来,落叶缤纷,杀气席卷而上。

  八年前,东海少了个萧青帝,但,谁也不知道的是,在那黑暗之地,却多了一尊纵横无敌的嗜血龙王。

  龙王,全世界佣兵界的无冕之王!

  而今,他回来了。

  辱我者,必屠之!

  当年之仇敌,必斩之!

  他,为杀戮而来。

  天色渐暗,寒风瑟瑟。

  萧青帝脸色已经恢复冷静,“爸,妈,这些年来,我动用一切力量寻找当年的蛛丝马迹,小妹应该还活着,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她的。”

  当年,年仅十二岁的小妹萧青烟失踪,萧青帝这些年来发动一切力量寻找妹妹,终得知小妹可能没死,而且,就在这东海之内。

  此次回归,不仅为了报仇,更是为了寻找至亲。

  似是天公作美,雨渐停歇,其他前来祭拜各自亲朋好友的人们惊喜之余取出各色贡品,更是准备按照风俗烧纸钱给逝者。

  轻烟从旁边升起,那是一群老少正在烧纸钱。

  “现在的年轻人真不懂事,来这种地方竟然只带着一束鲜花,不懂得应该给逝者送点纸钱之类的。”一个喜欢多嘴的中年妇女一边烧着纸钱,一边望向萧青帝,语气中带着对年轻人不懂事的失望。

  萧青帝听到了,但是,放下伞的他,背负着双手,身形巍峨宛若山川大岳,目光看向来的路上。

  下一刻,十个黑衣人快速走来,他们的手上各自提着一个大的皮质袋子。

  “王!”

  十个黑衣人皆面色冷峻,恭敬的站在萧青帝面前。

  “东西准备好了吗?”萧青帝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总共一亿美金现钞,每个袋子里面各有一千万。”

  十个黑衣人恭敬的将他们手中的皮质袋子放在地上,并且将拉链拉开,显露出袋子里面装着的东西。

  一袋又一袋绿油油的美金现钞静静的躺在皮质袋子里面。

  “这...这是真的美金吗?天啊,他们这是做什么?”

  “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衣服的样子,不会...不会是去抢了银行吧...”

  “......”

  旁边,那个嘴碎的中年妇女和她的家人见到这一幕,顿时面色大变。

  带着肃杀之气的黑衣人,各自手中提着一袋当今国际上最流行的货币美金现钞来到这陵园做什么?

  怎么看都像是刚刚抢了银行而来的一样。

  而他们却看到了对方的面容,对方会不会也将自己等人灭口了?

  这一刻,他们心中惊慌无比,就连离开都不敢,生怕动一下就会被杀人灭口。

  然而,下一刻,他们全都张大了嘴巴,双眼突出,带着不可置信之色看着萧青帝。

  只见萧青帝竟然半蹲在地上,左手拿着一摞美金,右手拿着打火机,直接将美金点燃了。

  “这...烧,烧...”

  “烧美金...”

  他人祭拜,焚烧纸钱,而萧青帝祭拜,焚烧美金...数量,一个亿!

  十大袋的美金,堆起来足足有将近一人高,若是按照重量来算,足足有将近一吨左右,然而,这些足以让无数人疯狂的财富,在这一刻却被点燃了。

  眼见着一摞接着一摞美金被扔进火中,旁边那户人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没有理会旁边其他人的目光,萧青帝神色默然,一边烧着美金,脑中则是想起小时候的一幕。

  “孩子,你知道为什么为父这么拼命赚钱吗?”

  “是因为爸爸喜欢钱吗?”

  “哈哈,你爹我这么拼命赚钱,就是为了等以后哪一天我和你妈去世了以后,我留给你的资本可以雄厚到你能拿真钱当纸钱烧给我们啊。”

  那一年,萧青帝八岁,却将这句话深深记在脑中。

  “多希望这一切只是梦啊。”

  萧青帝目光颤抖着。

  虽然,现在的他,别说是一亿美金,就算是十亿百亿也不在乎,只要他想要随手可得;但是,他更希望这一切只是个梦,更希望此刻的他依旧是萧氏集团的少爷,是一个吃喝玩乐无所不作的富二代。

  微风吹过,火光渐旺,几许灰烬升上天空,渐渐远去...

  下雨天来陵园祭拜者本就不多,随着旁边那一户人家在震撼之中离去,只剩下萧青帝一行。

  良久,火光湮灭,一亿美金化为灰烬。

  萧青帝站起身,双手负在背后,目光望向墓碑上父母的照片。

  一声轻叹,带着无限的遗憾。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人间世,最大痛苦莫过于此。

  若能让父母长伴身侧,哪怕以我滔天权势去换,亦无悔!

  一挥手,十个黑衣人中的九个恭敬一拜,在不舍中离去。

  他们本就是秘密入境,不能久留,否则会引起官方注意,唯有其中一个是以正常手段入境,亦可跟在萧青帝身边。

  萧青帝躬身九拜行礼而离去,在他的身后,那个唯一的黑衣青年落后半步跟上,脸上始终带着恭敬之色。

  不远处,一个身形高挑的绝美女子怀中捧着一束鲜花走来。

  蓝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将她那苗条的身形完美衬托出来,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膀上,五官精致,清澈明亮的眼瞳仿佛精灵一般,弯弯的柳眉,肌肤粉嫩,犹如女神在世一样。

  她是苏若颜,东海望族苏家的后人。

  苏若颜一手雨伞,一手鲜花,脸色带着一缕伤感,慢步走过来。伞下,她微低着头,脚步轻抬,与萧青帝擦肩而过。

  “咦...”

  往前走了几步,苏若颜脚步一顿,似有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她转过头去,却只是见到萧青帝那巍峨挺拔的背影。

  目光带着疑惑转过头去,苏若颜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然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当她转过头的时候,萧青帝页面带一缕诧异之色,转过头看向她,却也同样只是看到一个背影,而后才转身离去。

  苏若颜走到前方墓地,发现墓碑前放着的鲜花还有那还带着温热的灰烬,面色一变,连忙转过头寻找萧青帝的踪影,却发现这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消失不见。

  “他是谁?怎么会来看伯父和伯母?”

  苏若颜心中不解。

  当年惨案发生之后,萧青帝兄妹失踪,留下萧正华夫妇尸首无人收殓,偌大的东海市,平时那些宣称跟萧家是世交的家族,没有任何人出来帮忙收敛遗体。

  唯有年幼的苏若颜得知萧家惨案后,悲痛之余求父母帮忙打点关系,让萧正华夫妇入土为安。

  从那以后,非特殊情况,苏若颜每个月必然会携鲜花来看望萧正华夫妇,然而这一次,似乎有点儿特殊,她竟然发现还有其他人悼念萧正华夫妇。

  以往八年,从未有他人来看望萧正华夫妇,苏若颜已然习惯了,如今,突然发现有人到来,她心中诧异无比。

  走向墓碑,将鲜花放下,躬身三拜后,苏若颜轻声道,“伯父伯母,若颜又来看你们了,刚刚那个人不知道是谁,我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却又认不出来,可惜,想找他的时候却消失不见了。”

  “我差点儿以为他是青帝哥哥,这么多年过去了,青帝哥哥和青烟妹妹还是没有出现,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好好的,如果你们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他们兄妹平安无忧...”

  “伯父伯母,下次若颜再来看望你们,晚点我还要去参加一个宴会,就先走了。”

  如往常一般,每个月都会来一次的苏若颜说了很多话,直到夜色将黑才转身离开。

  .............................

  夜幕降临,秋雨虽已停歇,天气却俞凉。

  枫树下,萧青帝束手而立,目光看向皇庭国际酒店门口。

  此刻,皇庭国际酒店外,门庭若市,豪车一辆接着一辆停下来,从中走出一个个的大腹便便的商贾大户或衣冠楚楚的青年男女。

  今夜,东海望族林家家主林晟奇子女林佳琪生日晚宴,邀请东海各方名门望族出席宴会,更有传闻,此次林家欲与黄家强强联合,结成亲家。

  “林晟奇,当年萧氏集团最大的三个股东之一。”

  萧青帝慢悠悠的点燃一根烟,火星闪烁不止,他看向身后恭敬站着的一名黑衣青年男子,轻声一笑,“生日宴会若是不添点颜色,又怎能叫喜庆呢?”

  至于颜色,那自然是鲜血的颜色!

  “王,让小七出手吧。”黑衣男子躬身道。

  张口轻吐,一团烟雾朦胧间升起来,萧青帝的神色却是很平静,“我要亲自出手,必须让那些家族一点点崩溃,让那些人在绝望之中忏悔。”

  东海望族林家!

  多么可笑的几个字,这些年来,若非林家联合其他几人瓜分了萧家,怎么可能会有现在的林家?

  若是让这些人轻松死去,就太便宜他们了。

  小七躬身行礼,不敢多言。

  “你先回避,我去参加林佳琪的生日宴会。”

  掐灭烟头,随手一弹,准确无误的扔进十几米外的垃圾桶,萧青帝迈步朝着皇庭酒店走去。

  “站住。”

  萧青帝身形巍峨,身穿黑色过膝大衣,气度非凡,再加上他那英俊不凡的容颜,任谁见了都要称赞一声好一个翩翩公子。

  然而,他想进入皇庭国际酒店的时候却被保安拦住了。

  无请贴者不能入内。

  林家是东海新兴望族,林家千金小姐生日宴会,自是将整栋皇庭国际大酒店承包了,非手持请贴者不得轻易入内。

  “无请帖不得入内?”

  听闻此话,萧青帝笑了。

  我持屠刀杀人来,何须请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喜欢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之佣兵战神,都市之佣兵战神最新章节,都市之佣兵战神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返回目录、←→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