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峡湾 第八十一回 我的家乡

小说:他来自峡湾 作者:呱哥 更新时间:2019-05-05 09:21:05 源网站:闪舞小说网
  p1()

   中午,我正在演武馆里加练冲刺闪踢,余光瞥见,一位学姐向我走来。sklhjx

  “学妹,你的速度真快!”这位学姐站在一边对我亲切地笑。

  看她那双有力的长腿,显然也是一位敏系的武者,是想和我交流武技吗?

  我对她点了点头,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擅长说话的人。

  “你是哪里人?”学姐却依然亲切。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回答道:“我是佩特人。”

  学姐亲切的笑容如我预料的那样瞬间凝固了,眼中闪过一丝惊诧、厌惧和惋惜的神情。

  她尴尬地朝我点了点头,走了。

  我的心像被刺了一下,隐隐的痛。

  我并不是为失去一个可能的朋友而心痛,我向来不需要什么朋友,我是一个冷漠的人。

  但即使像我这样冷漠的人,也会为自己的家乡如此被人岐视,自己的族群如此被人排斥而心痛的啊!

  像这样的经历,我几乎天天都能遇到。

  可为什么呢!

  你们真的了解我的家乡,了解我的族群吗?

  你们愿意花五分钟,听我讲一讲我的家乡吗?

  我的家乡,叫岚之谷,一个每天清晨和傍晚都会被浓雾笼罩,峡湾深处的小小山谷。

  每天清晨,我总是喜欢一个人爬上屋顶,去看晨间的雾。

  雾很浓,整个山谷都被淹没了。

  沉浸其中就会发现,雾是流动的,有时一个大大的雾浪涌来,把我完全笼罩,于是,世界变成了一片乳白色,花粉般细而软的雾珠濡湿了我的手,我的脸,凉凉的,香香的,那是它从山谷上方带来的花草的香味。sklhjx

  雾浪缓缓退去,如丝一般的缕缕雾气从我发尖掠过,从我耳边掠过,从我指尖掠过,从我的脚踝掠过,我就像是一块从退潮的大海中慢慢显现的礁石。

  回头看,浓雾发源自高高的夏曼达峰,缓缓流过山谷,一直淌到下方的峡湾湖里,就像一条……一条岚雾之川。

  据说,在几百万年前,正是从夏曼达峰上孕育出的一条冰川造就了我们这条小小的山谷,以及山谷下面那长长的峡湾。

  难道,一早一晚准时出现在山间的岚雾之川,是这条已经消逝几百万年的冰川的魂魄吗?

  它是不舍得自己曾经生活过并留下深深痕迹的这一方水土,所以虽经数百万年岁月,依然对这里恋恋不舍,要一早一晚来将它深情拥抱吗?

  此时的世界,就像梦幻一样唯美,我真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真希望世界能永远这样如梦如幻。

  浓雾越来越薄,一个个屋顶次第露出雾海,世界终于还是褪去了它唯美的梦幻,露出真实的人间来。

  不远处,传来苏珊大妈的念叨声,那是她在喂养她的那头苏兰尼高地猪,一身的黑毛,大肚子拖在地上。

  苏珊大妈总喜欢一边给她的猪喂食一边和它说话,夸它吃得又快又多,怪它又啃坏了围栏,嗔骂它又在地上打滚……

  每年到北风祭,家家都要杀猪给出海的战士们准备肉干,轮到她家杀猪时,她总是会躲到邻居家,因为,她不忍心听到自己养了一年的猪被杀前那凄厉的尖叫。时空小说网sklhjx

  她总是觉得,那是她的猪在向她求救,而她却无可奈何。

  每年,她总是要因此神情低落好几天,直到新的一头仔猪被送入她家的猪圈。

  人们总说,苏珊大妈是太寂寞了,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倒在了遥远的海南大陆上,她是将苏兰尼高地猪当成宠物在养。

  我的父亲却说,苏珊大妈是在自虐,通过这一年一次的失亲之疼,来不断撒裂自己血迹斑斑的伤口并流着泪细细地看,她已经有心魔了。

  我不知道父亲说得对不对,但我觉得苏珊大妈,很可怜。

  远处,一名早起的村民已经扛着铁锹,提着水罐,踏着露珠向村后的仙客来种植园走去。

  饱受晨岚晚雾的滋润,加上魔植的加持,我们岚之谷的仙客来是制造魔药的上乘原材料。

  那名最早走向种植园的肯定是村子里最勤快的艾萨克大叔,他总是从早到晚都呆在种植园里不知疲倦地侍弄他的那些仙客来,即使活干完了,他也爱坐在他亲手种植的仙客来花田里,只是呆着。

  每当人们提醒他不要太辛苦时,他总是憨厚地解释道:“我看着这些仙客来从一颗小小的种子,开始萌芽、成长、茁壮、开花、结果,我心里就高兴。”

  以前,艾萨克大叔不是这样的。

  自从十年前,他唯一的儿子没能从南征中回来,而他的妻子劳娜大婶因悲伤过度也很快去世之后,他就变成了这样。

  他曾经寄托所有的希望,倾注所有的爱,含辛茹苦养育长大的人,没能像他的仙客来一样迎来开花、结果的那一天,永远不能了。

  雾气褪尽,远处的演武场上已经传来吆喝声和兵器碰撞的铿锵声,那是刚返航的小伙子们开始了晨练,为下一次的出海,为下一次更凶险的战斗在做着准备。

  其实,我们不愿意战斗,不想忍受失去亲人的痛苦,更害怕自己的离去成为对亲人永远的折磨,让他们变成像苏珊大妈和艾萨克大叔那样的可怜人。

  我们情愿顶着烈日在田间挥洒汗水,或冒着风浪在海上撒下渔网,用这些收获去换取简单生活所需要的一切。

  我们愿意这样平平淡淡地生活,用自己的劳动来养活自己和家人,默默无闻却又平静祥和地在这方小小的天地中度过自己平凡的一生。

  但我们做不到。

  海南诸国视我们佩特人为叛逃者,视我们为弃民,我们满载着货物的龙头战船被他们无情地扣留,货物被没收,船员被杀戮或贩卖为奴。

  即使少数几个开明的领主愿意和我们交易,也会征收难以想像的高额税收,本可以换回一公吨精制小麦的魔药,最后可能只换来几十准斤满是麸皮的劣质小麦,还不够返航的船员食用。

  我们不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亲人饿死,也不能忍受这样肆无忌惮的屈辱,我们佩特人,本来就不是胆怯的羔羊。

  既然人以刀枪对我,我必以刀枪还之。

  那就来吧,既然满船的货物你们不接受,那就请迎接满船战士的怒火吧!

  尽管这样,我们佩特人也从来不会滥杀无辜,特别是那些和我们一样可怜的穷苦人。

  我们举起刀剑,原本就只是为了能活下去而已,难道仅仅为了活下去而战斗,也是一种罪恶吗?

  我不服!

  是的,我不服,所有的佩特人都不服。

  但不服又能怎样,我们还是失败了,我们作为人质来到这里,你们说会宽恕我们,虽然我们并不需要宽恕。

  可我感觉不到你们所谓的宽恕和善意,我只感觉到无处不在如针锥一般的目光。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思念我的家乡,思念那条岚雾弥漫的小小山谷,思念它如梦幻般的唯美,也思念它并不那么唯美的人间。

  这就是与我血脉相连的家乡啊,那个你们认为的海盗和罪犯的聚居地,肮脏和野蛮的代名词。

  但它,却是我这颗冰冷的心,最最挂念,最最柔软,也是最后的一点温暖的地方了。

  我爱它!

  ……

  这篇名为《我的家乡》的小文刊登在了《佩特之声》第一期的《文艺小苗》专栏里,作者叫冰心。

  “冰川虽冷,却不舍故土,你像冰川一样冷,也对家乡有着一样的深情,你有一颗冰川一样的心,你就署名叫‘冰心’吧!”《佩特之声》的主编格雷这样说。

  “格雷,你给人家小冰冰取这个笔名,真的好吗?”弹幕哥却这样质问。

  对这个专栏的介绍是这样写的:文艺小苗专栏,专门刊登佩特学员中的文学艺术爱好者的作品,形式不限,散文、诗歌、小说或绘画均可。也欢迎非佩特人读者来稿,但作品内容要与佩特人有关。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喜欢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他来自峡湾,他来自峡湾最新章节,他来自峡湾 闪舞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返回目录、←→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